“雙試點”企業實施混改 打造軍民融合發展標桿
  ——中航工業旗下合肥江航飛機裝備有限公司增資案例
 
  2018年6月,第二批國企混改試點同時也是首批軍工混改試點企業——合肥江航飛機裝備有限公司通過北交所以增資擴股方式引入四家戰略投資者,并于隨后實施員工持股,不僅為其帶來戰略發展所需資金,并且實現了資源互補和產業鏈上下游的合作。最近一年,合肥江航以“混”為契機,進行了公司治理、用工和薪酬分配等全方位改革,為實現航空強國使命注入了奮進活力,成為中央企業軍民融合發展的新標桿。

  入選混改“雙試點”合肥江航開啟混改路
  2017年中,國家發改委公布第二批國有企業混改試點名單,同時國防科工局組織首批三家軍工企業混改試點,中國航空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航工業)旗下中航機電系統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航機電系統)的全資子公司——合肥江航飛機裝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合肥江航)入選兩個名單,成為中央企業混改“雙試點”企業。
  合肥江航成立于2007年,由原安徽江淮航空供氧制冷設備有限公司和皖安航空裝備有限責任公司兩家中航工業在皖企業重組整合而成。經過十幾年的發展,合肥江航目前是中航工業系統內唯一一家航空氧氣系統專業化研發制造企業,也是國內最大的軍機副油箱研發制造廠家。
  作為典型的軍民融合企業,合肥江航既承擔著國內各機型航空氧氣系統、機載油箱惰性化防護系統、飛機副油箱等航空裝備的研發制造,同時依托航空核心技術發展了醫療健康產業、特種制冷設備等相關民用產業。例如,在醫療健康領域有超聲霧化器、胰島素冷藏盒、腕式電子血壓計等產品,在特種制冷設備領域有工程車車載空調、大型客車車載空調、分體式電梯空調等產品,近年來都有著不錯的市場表現。

  圖1:合肥江航飛機裝備有限公司總部
  此時的合肥江航,一方面在專業領域有著很強的技術實力,且在軍民兩用市場已經形成了豐富的產品線,企業做強做優做大有著很好的基礎;另一方面,隨著我國軍工行業改革力度的不斷加大,合肥江航所在的航空機載設備制造領域,已由過去的“軍品內部封閉市場”逐步向市場放開,而特種設備、醫療器械等民用產品更是處于完全競爭領域,激烈的市場競爭也讓企業后續發展面臨嚴峻挑戰。
  在新一輪國資國企改革的大背景下,中航機電系統和合肥江航希望借助改革釋放企業活力、增強發展動能。經過認真分析,制約合肥江航做強做優做大的因素有四個:一是企業股權結構不夠合理,合肥江航是中航機電系統的全資子公司,單一的股權結構不足以支撐軍民兩用多個產品線對于發展戰略、資本運營、上下游產業鏈整合、風險管控等多方面的需求;二是市場化的經營機制沒有建立,難以適應充分競爭領域企業對于企業決策、職業經理人選聘、中長期股權激勵、薪酬管理等方面的要求;三是企業發展資金不足,僅靠自有資金積累難以支撐合肥江航的產品研發、市場渠道建設、品牌塑造和推廣等方面的需求;四是企業產品線過于龐雜,特別是民用產品除了具備較強技術實力的特種設備制造、醫療健康產品外,還包括汽車舉升機、立體停車庫、建筑工程等非優勢產品?;谝陨戏治?,中航機電系統和合肥江航決心實施混合所有制改革,通過引入戰略投資者解決發展難題。
  而作為合肥江航的全資股東,中航機電系統根據旗下企業的特點,也構建了一套關于混改的基本原則:一是堅持市場化改革方向,要把引入社會資本實現產權多元化的“混”與轉變體制機制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的“改”有機結合;二是堅持依法依規合規操作,完善市場定價機制,切實做到規則公開、過程公開、結果公開,防范國有資產流失;三是堅持穩中求進和分類推進,對旗下企業宜獨則獨、宜控則控、宜參則參。
  在上述三個原則指引下,中航機電系統根據旗下各個單位的航空業務核心能力及航空業務占比規模,先將企業分為重要企業、一般企業和其他企業三類,然后再分類推進改革。
  首先是重要企業,是指所屬單位中航空產品配套層級較高、航空收入占比較高、技改投入規模較大、掌握航空機載系統重要核心能力、經濟運行質量較好的企業,對這類企業采取控股控權的思路,以提升重要系統核心能力為目標,引進戰略投資者。其次是一般企業,是指航空產品配套層級一般、航空收入占比一般、技改投入規模一般、掌握航空機載系統一般能力的企業,對這類企業采取適度放開的思路,保持相對控股地位,引入若干家在行業中處于領先地位,具備先進的技術與管理能力、能夠發揮產業帶動作用和專業協同效應的戰略投資者,協同做強主業。第三類是其他企業,采取充分放開的思路,引入產業投資經驗豐富、具有雄厚資金實力,能夠帶動核心能力提升、擴大市場份額,具有良好業務發展及企業管理經驗的產業投資者,可讓渡控股地位。
  合肥江航無疑屬于上述分類中的第二類,引入具備協同效應的戰略投資者同時保持相對控股地位,成為其推進混改的主要思路。
  鑒于存在業務龐雜的問題,合肥江航實施混改前,首先開展了剝離輔業、精干主業的工作,對汽車零部件、工程安裝、汽車舉升機、立體停車庫等業務通過掛牌轉讓、劃轉、清算、減資退出等方式進行了剝離調整,共完成8戶子公司清理。待這些工作完成,2017年12月29日,合肥江航增資項目在北京產權交易所(以下簡稱北交所)正式掛牌。
  掛牌信息顯示,本次增資擬對融資方新增注冊資本不超過8000萬元,其中外部投資者對合肥江航新增注冊資本不超過6600萬元;同時由合肥江航的核心員工參與本次增資(場外增資),與場內交易外部投資者的增資價格同股同價;增資完成后,原股東中航機電系統持股比例不低于71.42%,外部投資者及場外增資的員工持股平臺企業合計持股比例不超過28.58%,且員工持股平臺企業合計持股比例不超過5%;該項目將以競爭性談判方式遴選投資者。 

  注重戰略協同四家投資者進入
  項目掛牌后,北交所通過項目說明會和路演活動對該項目進行了大力推介,很快吸引到多家投資機構、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實體企業的關注。
  合肥江航對于投資者的資格條件非常明確:看其能否在制冷或環控制氧產業帶來訂單和市場;看其能否在產業投資方面與合肥江航主營業務產生協同效應;看其能否在資本市場、企業管理上為合肥江航提升運營水平和管理能力提供專業支撐。
  2018年3月1日,掛牌期滿,共有5家投資人提交申請材料。2018年4月10日,經過激烈的競爭性談判,國新控股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國新控股)、寧波梅山保稅港區浩藍鷹擊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簡稱浩藍投資)、中兵宏慕(寧波)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以下簡稱中兵投資)和江西省軍工控股集團4家外部戰略投資者最終入圍。其中,中國國新投資9382萬元,持股比例為8.9%;浩藍投資投資5500萬元,持股比例為5.2%;中兵投資和江西省軍工控股集團分別投資5000萬元,持股比例均為4.7%。
  國新控股是兩大央企資本運營平臺之一,能夠為標的企業發展提供資金支持;中兵投資隸屬兵器工業集團,其與江西省軍工控股集團均為老牌軍工企業,與標的企業具有廣泛的產業協同潛力;浩藍投資是國內專注軍工產業股權投資的知名機構,投資范圍遍及航空、航天、船舶和兵器等細分領域,能夠為標的企業戰略規劃、經營管理提供助力。
  浩藍投資合伙人杜娟娟對媒體表示,在與合肥江航接觸之初,合肥江航便著重考察浩藍投資與自身業務的協同性。浩藍投資通過深入分析市場格局,結合自身專業和產業資源優勢,為企業發展提供了一攬子的合理化建議,最終在競爭性談判中以綜合得分第一的成績成為本次合肥江航增資項目中唯一入圍的民營投資機構,成為合肥江航第四大股東,并獲得向戰投開放的三個董事席位中的一席。

  圖2:合肥江航核心員工持股人員會議
  隨后,合肥江航146名核心員工通過規定程序,成立了共青城航創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等三家有限合伙企業,并以自有資金出資的方式通過北交所以非公開協議增資方式,與外部投資者同股同價參與了核心員工持股計劃,合計持有合肥江航5%股權。同時,核心員工持股方案還根據不同離職、離崗原因,分類規定了退出機制,使核心員工持股的約束機制得到了充分體現。截至2018年底,合肥江航兩批次核心員工持股全部實繳到位。
  在增資過程中,為了滿足中航工業資本運作的要求,更好地落實集團確定的產融結合發展舉措,中航工業旗下的重要金融平臺中航航空產業投資有限公司根據合肥江航在北交所掛牌增資價格,也以協議轉讓的方式參與了合肥江航的此次混改,受讓了中航機電系統持有的合肥江航28.6%的股權。
  2018年6月10日,合肥江航增資項目完成后,中航機電系統持有合肥江航51%的股份,中航航空產業投資有限公司持有其20.43%的股份,上述四家戰略投資者股權占比為23.5%,員工持股平臺占股約5%。由此,合肥江航實現了從單一股東向股權多元化,從國有獨資企業向混合所有制企業的轉變。合肥江航的控股股東中航機電系統也在其增資完成后,與中航航空電子系統有限公司實現了合并,并更名為中航機載系統有限公司。

   圖3:增資完成后合肥江航的股權結構圖

  將“改”落到實處增強企業活力
  “混”的動作完成后,合肥江航趁熱打鐵,以完善現代企業治理結構為抓手,以提升企業市場競爭力為核心,展開了一系列內部改革,將“改”的內容落到了實處。
  在公司治理方面,混改前合肥江航董事會、監事會全部成員均來自中航工業內部?;旄暮?名董事會成員中3名董事由新進股東推薦并選舉產生;3名監事中,1名由新進股東推薦。在此基礎上,合肥江航進一步落實了董事會職權,啟用了新的公司章程,董事會決策重大投資、選人用人、薪酬分配等重大事項,監事會全程監督,初步形成了協調運轉、有效制衡的現代公司治理結構。
  在選人機制改革中,合肥江航實行了中層干部全員競聘上崗,完善了干部考核激勵機制,實施了干部能力提升工程。同時,公司加強了履職監督,領導干部職數降幅17%,初步實現“干部能上能下”和“崗位靠能力、收入看業績”的管理機制。
  在職業經理人引進方面,2018年,合肥江航在內部重要子企業、從事制冷業務的天鵝公司率先試行了市場化選聘職業經理人,當年天鵝公司實現利潤總額較上年同期大幅增長。
  合肥江航的混改也得到了監管部門的高度肯定。2019年5月17日,在國家發改委新聞發布會上,國家發改委新聞發言人孟瑋指出,過去推出的3批50家重要領域的混改試點企業,從實施效果來看,已完成改革主體任務的企業經營業績都得到了顯著改善,并特別點名合肥江航,稱其為“具有標桿示范意義的優質混改企業”。
  此前的2018年11月,國務院國資委主管的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有關專家到合肥江航就混改工作進行調研時也指出:合肥江航作為國家軍工企業混改試點單位,改革思路清晰、舉措落地有力,在混改過程中形成的有益經驗對其他國企推進混改具有切實的借鑒意義,提出的后續思路及改革建議具有系統性的參考價值,將為國家級國企改革課題研究提供可實現、可復制、可優化、可拓展的代表性實踐。
  作為國家發改委公布的第二批混改試點和國防科工局確定的首批軍工企業混改試點,合肥江航混改的順利推進,其背后的動因值得總結。首先是源于企業“主動求變”、自我改革的強烈意愿,企業主動走出去、引進來,希望嫁接外部優勢資源,補足自身的發展短板。其次源于其全資股東中航機電系統系統強化頂層設計,清晰了混改原則、方向和分類推進的路線圖。再次源于其在改革中敢于突破、創新的精神。合肥江航雖不在國務院國資委公布的員工持股試點企業名單中,但根據高新科技企業等特點,本著法無禁止的領域都要去突破的精神,使得合肥江航成為首家實施員工持股的中央軍工企業。最后就是源于嚴格依法依規進行操作。核心員工持股計劃同樣在北交所按照同股同價的方式公開進行,對于其中拿捏不準的問題,合肥江航協同北交所及時向監管部門請示,確保操作規范,確保了國有資產不流失。
  合肥江航的改革之路還不僅于此。2019年6月25日,“合肥江航飛機裝備股份有限公司創立大會暨2019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在合肥召開,標志著合肥江航整體改制變更為股份有限公司,踏出了通向資本市場的關鍵一步,為合肥江航更好地踐行中航工業“航空報國、強軍富民”的宗旨使命再次注入奮進動力。
  行當積跬步,志當存高遠?;旌纤兄聘母餅楹戏式桨采狭孙w翔的翅膀,一個全產業鏈發展、快速成長的航空高科技企業正欲鵬程萬里、展翅翱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