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馳汽車入主江鈴控股 汽車行業并購再下一城

——江鈴控股有限公司增資項目

  在汽車行業“新四化”浪潮的驅動下,行業內上下游產業鏈之間、車企與跨界伙伴之間加快推進資源整合,涌現出新的商業模式和產業業態。作為造車新勢力的愛馳汽車有限公司,于2019年6月參與了傳統造車企業江鈴控股有限公司的增資項目并取得該公司控股權,就是這樣一個典型。這不僅是中央企業、地方國企和民營企業通過混合所有制改革互相借力的一次有益嘗試,更有望在中國汽車行業變革的關鍵節點合力形成三方共贏的局面,為全面深化改革背景下的國有汽車企業提供先行經驗和成功樣本。

 

車市寒冬“大考”來襲 借混改轉型

  中國汽車市場在2018年經歷了“悲慘”的一年,從這一年開始,中國汽車產業增速出現了28年以來的首次下降,迎來了汽車行業的“寒冬”。進入2019年,這樣的處境還在惡化。根據中國汽車流通協會汽車市場研究分會最新數據顯示:9月份中國乘用車市場銷量為178.1萬輛,同比仍在下降,下降幅度為6.5%,1-9月累計銷量為1478.2萬輛,同比下降8.6%。

  隨著車市大環境的持續走低,再加之政策對新能源汽車等造車新勢力發展的傾斜,眾多傳統車企開始在車市“寒冬”中迎來大考。江鈴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鈴控股)就是其中的一員。

  江鈴控股成立于2004年11月,由中國兵器裝備集團有限公司旗下的重慶長安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安汽車)和江西省南昌市國有企業江鈴汽車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鈴集團)共同出資組建,雙方各自占股50%。江鈴控股是當時國內首家通過央地對接的方式設立的汽車制造企業,同時它也是上市公司江鈴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鈴汽車,公司代碼為000550)的第一大股東。

  經過數年發展,江鈴控股旗下擁有江鈴汽車、陸風汽車兩家整車制造商,主營汽車、發動機底盤及汽車零部件生產和銷售業務并提供相關售后服務,兼營實業性投資及自營和代理各類商品及技術的進出口業務。

  憑借兩大汽車集團的支持,江鈴控股有著及其輝煌的過去,特別是它曾與外資品牌之間的合作開創了行業先河,其旗下的福特全順汽車,曾穩坐國內商用車龍頭地位。但如今隨著一大批國產輕客車型的崛起,江鈴汽車在商用車領域的優勢遭遇到嚴峻挑戰,而且江鈴控股近幾年在“商乘并舉”的轉型道路上,由于產品研發速度慢、競爭缺乏力、渠道建設不足等諸多問題,轉型之路并不順利。此外,江鈴控股旗下的另一以SUV車型為主的陸風品牌系列汽車近年來也發展受挫。數據顯示,2018年陸風品牌車型全年銷量2.6萬輛,同比下降34%,營收11.94億,同比下降67%,全年虧損8.54億。

  一面是中國車市“寒冬”的逼近,一面是中國汽車行業電動化、網聯化、智能化、共享化的“新四化”發展浪潮愈演愈烈,傳統造車企業江鈴控股的良性發展態勢面臨巨大挑戰,改革成為唯一路徑。

  此時,正值中央和各地方加快推進和全面深化國資國企改革。國有企業改革被看成此輪經濟體制改革的中心環節,而其中混合所有制改革又成為國有企業改革的重要突破口。而在2019年1月,國家發改委正式發布實施《汽車產業投資管理規定》,其中也鼓勵國有汽車企業與其他類別企業強強聯合,發揮各自優勢和特點,組建具有世界一流水平的汽車企業集團。

  在此背景下,江鈴控股的股東方長安汽車和江鈴集團按照中央對國企改革“完善治理、強化激勵、突出主業、提高效率”的要求,按照國企混改“三因三宜三不”的原則,在分析國內外經濟形勢特別是汽車市場發展趨勢的基礎上,為進一步整合公司資源、調整公司產業布局、提高資產運行效率,決定利用自有平臺對除上市公司江鈴汽車以外的下屬公司業務進行整合,然后再以這些業務板塊為主體進行混改。

 

先分立再增資 開啟混改工作

  為做好這項事關企業發展前途命運的重大工作,江鈴控股制定了詳細的實施方案,明確了“兩步走”的混改實施步驟:

  第一步是“先分家”,即通過存續分立的方式將原江鈴控股分拆為江鈴控股有限公司(為與原鈴控股有限公司區別,以下簡稱新江鈴控股)和新設的南昌市江鈴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鈴投資)。

  具體資產劃分方面:分立前江鈴控股從事的所有經營業務以及擁有的土地、廠房、機器設備、專有技術、經營資格、使用資格、經營資質、商譽以及持有的上饒分公司資產、持有的南昌陸風汽車營銷有限公司100%的股權等由新江鈴控股承繼;原江鈴控股持有的上市公司江鈴汽車41.03%的股權以及股權承載的全部權利和義務由江鈴投資持有。

  通過存續分立后,下一步實施混改的主體公司新江鈴控股與上市公司江鈴汽車之間做好了切割,股權結構更為清晰,而且新江鈴控股從營運目標、發展模式和核心競爭力來看也更為明確,為混改做好了鋪墊。

  存續分立前的股權結構:

  存續分立后的股權結構:

圖1:江鈴控股存續分立前后股權結構對比圖

  新江鈴控股隨即開啟了混改第二步,即通過增資擴股,引進戰略投資者。

  新江鈴控股擁有的核心資產是陸風汽車,目前已搭建了SUV、MPV和轎車三大產品平臺,產品家族包括陸風品牌乘用車系列品種。此外,新江鈴控股還擁有兩大生產基地——昌北基地與小藍轎車基地,分別位于南昌市昌北經濟技術開發區和小藍經濟技術開發區。其中昌北基地主要生產陸風X6、陸風X9和陸風風尚三大系列產品,小藍轎車基地生產陸風風華系列轎車。

  對于此次增資的目的,新江鈴控股股東方之一的長安汽車在其公告中表示:目前SUV市場已經進入整合期,燃油車市場已經進入拐點,市場布局方向轉向智能化、新能源汽車,加上SUV市場目前處于各家車企必爭之地,市場競爭激烈,新江鈴控股后續在SUV市場的發展難度會持續加大,為了增強新江鈴控股的發展活力和提高運營效率,向新能源、智能化方向轉型,并不斷拓展產業鏈發展空間,需引入外部資源進行股權多元化改革,最終實現新江鈴控股的順利轉型。

  2019年4月3日,新江鈴控股增資項目正式在北京產權交易所(以下簡稱北交所)公開掛牌,擬通過增資擴股的方式引入1家戰略投資者,擬募集資金對應持股比例為50%。

  項目一經掛牌,多家知名汽車出行企業、汽車制造企業和專業投資機構到北交所咨詢。新江鈴控股增資項目備受關注,一方面是因為從造車行業的準入門檻——生產資質來看,新江鈴控股擁有的整車生產資質在當下看來是彌足珍貴的資源。

  與美國汽車行業寬進嚴出、在產品監管環節嚴把關的模式不同,中國造車行業一向采用的是行業準入制,有資質才能生產。從2017 年6 月起,國家發改委已暫停對生產資質的審批,且根據現有的政策觀察,未來申請資質的難度也將越來越大。而最近幾年,新能源汽車領域眾多造車新勢力不斷涌現,生產資質一證難求的局面已成為困擾造車新勢力發展的最大一道坎,這使得一些新的造車企業開始前赴后繼地與傳統車企抱團取暖:或收購傳統車企,從而獲得生產資質;或選擇通過傳統車企進行代工。今年3月,神州優車股份有限公司也通過北交所參與了北京寶沃汽車有限公司67%的股權轉讓項目,在獲得控股權的同時,也獲得了傳統能源和新能源整車生產的雙資質。此前拜騰汽車收購天津一汽華利汽車有限公司,威馬汽車收購大連黃海汽車有限公司也都以收購的方式獲取了生產資質。這些收購使得傳統造車企業被拯救的同時,也為新造車企業贏得了入市機會。

  而且,此次新江鈴控股增資項目的股東方長安汽車和江鈴集團將放棄控股權,這充分體現出長安汽車與江鈴集團引入投資者的誠意。

  2019年5月31日,該項目公告期滿,成功征集到1家符合條件的投資方——愛馳汽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愛馳汽車),最終募集資金17.47億元。本次增資交易完成后,新江鈴控股的注冊資本金將由人民幣10億元增至20億元,愛馳汽車將持有新江鈴控股50%的股權,長安汽車和江鈴集團持有股權比例均分別由之前的50%稀釋到25%,同時愛馳汽車獲得9個董事會席位中的5個。

  愛馳汽車作為一家新造車企業,成立于2017年2月,創始人為前沃爾沃汽車中國銷售有限公司總裁兼CEO付強,目前已先后獲得三輪融資總計約70億元。該公司首款產品U5定位為純電動SUV,已于2018年底亮相并計劃于2020年在歐洲上市。在2019已經過半的情況下,愛馳汽車能夠曲線獲得生產資質,對于愛馳汽車未來的量產和交付顯得極其關鍵。

 

三方合力 打造混改樣本

  2019年8月16日上午,江鈴集團、長安汽車和愛馳汽車三方的合資合作發布會在江西南昌舉行。

圖2:江鈴集團、長安汽車和愛馳汽車三合資合作發布儀式現場

  根據發布會上透露的最新戰略合作規劃:混改后的新江鈴控股將以嶄新的姿態邁向未來。首先,在品牌布局上,愛馳品牌和陸風品牌將形成覆蓋主要國內外市場的完整品牌矩陣,其中陸風品牌產品覆蓋傳統車和新能源車型,愛馳品牌專注新能源車型;其次,在制造體系上,南昌、上饒兩大生產基地與包含燃油、混合動力、純電動在內的三大平臺,將使新江鈴控股始終跟緊市場前沿趨勢;此外,在產品以及渠道布局上,新江鈴控股同樣將整合多方優勢,催生聚合效應,持續以創新、優質的產品以及多樣的渠道模式,為用戶創造出最大價值。

  回望此次增資,長安汽車和江鈴集團主動作為,通過讓渡企業控股權,引入產業鏈條上的優勢企業,三方共贏的局面正在打開,具體看來:

  首先,此次混改對于亟待重啟陸風業務板塊的新江鈴控股而言,通過增資擴股不僅在需要“輸血”的關鍵時刻獲得了生產經營所需的流動資金;更重要的是,還有望借助愛馳汽車先進的技術設施和經營管理理念、互聯網營銷模式,利用其新能源、智能化、網聯化技術等領域的優勢,以及在企業運營、產品發展方面的新思維重塑陸風品牌的產品體系,激活國有存量產能的活力,放大國有資本功能,實現國有資產保值增值。

  正如江鈴汽車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江鈴控股董事長邱天高在發布儀式現場所言:“本次合作的達成,標志著公司進入了一個全新的階段。通過此次重組,江鈴引進資金、引進技術、引進人才、引進新思維,轉變機制、體制,實現了產品、品牌雙豐收?!?/font>

  其次,對于愛馳汽車來說,在量產的關鍵時刻,通過參與國有企業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不僅獲得了行業里視為至寶的造車資質,解決了生產資質問題,還獲得新江鈴控股旗下的陸風汽車以及江西昌北、小藍生產基地以及燃油車、混動車的產品線。而且,新江鈴控股的股東方江鈴集團與長安汽車都是具有深厚歷史積淀的國有企業,擁有一批具有獨特競爭優勢的自主品牌產品,具備完善成熟的汽車企業管理體系和生產制造體系,在乘用車和商用車領域有豐富的產業、網絡以及供應商等優勢資源,也將助力新江鈴控股的下一步發展。

  再次,此次混改對于江鈴集團和長安汽車來說,不僅有利于它們調整產業布局、整合公司資源,提高資產運行效率;而且也可以觀察到它們正以全新的開放心態,積極與代表行業先進技術和理念的造車新勢力開展全方位合作,這也將有利于推進兩大汽車集團自身在汽車行業的“新四化”浪潮下向智能出行科技公司的轉型步伐。

  中國汽車已經走到了時代變革的關鍵節點,新江鈴控股顯然就是汽車發展新格局下的改革成果。此次新江鈴控股通過混改開啟了新篇章,既實現了存量業務板塊的有機融合,又有望通過重構產業鏈、重構商業模式,更好把握住汽車行業的發展趨勢,把握住消費者需求的本質,把握住時代變革的機遇。

 

  在此輪經濟體制改革中,黨中央提出將混改作為此輪國企改革的突破口,為新江鈴控股的改革提供了一盞指路明燈,解決了“敢不敢”改革的問題;國務院國資委提出“三因三宜三不”的混改原則,解決了“怎么改”的問題;各股東方積極參與改革,解決了改革“成不成”的問題?;旄暮蟮男陆徔毓蓪⒗^續砥礪前行,完成改革所賦予的政治使命和經濟使命,為新時代下中國汽車企業在深化國企改革、產業合作方面,提供先行經驗和成功樣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