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2019年10月,本網站發布《連續增資增強發展實力 核心技術喚回碧水藍天——北京首鋼朗澤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增資案例》。近期,該企業通過北交所開展新一輪增資,混改程度進一步加深,企業經營管理發生新變化,我們及時對案例進行更新,以饗讀者。

  連續增資實現跨越式發展 核心技術喚回碧水藍天

  ——北京首鋼朗澤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增資案例

  北京首鋼朗澤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擁有的一項生物發酵技術,能夠將工業尾氣轉化為燃料乙醇等產品,從而實現工業尾氣等廢棄資源的高效清潔利用,并且它是國內唯一一家掌握這項技術、也是全球唯一一家實現產業化運營的企業。2018年至2020年,該公司因連續兩次通過北交所增資引入戰略投資者,通過混改放大國有資本功能,實現國有資本、外資和民營資本的取長補短、相互促進和共同發展,助力企業實現了跨越式發展。

  掘金工業尾氣 開啟奇幻之旅

  鋼鐵作為重要的結構材料,廣泛應用于建筑、機械、能源等各個領域。數據顯示,中國鋼鐵產量自1996年超過1億噸后,至今已連續23年保持世界第一,是名副其實的鋼鐵生產大國。

  然而,鋼鐵產業在推動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同時,其高耗能、高污染物排放等問題也被越來越多的詬病。特別是鋼鐵冶煉中排放的尾氣,主要成分包括氮氣、一氧化碳、二氧化碳、氫氣,還有少量甲烷,它們不僅對大氣造成嚴重污染,也造成碳、氫等寶貴資源的浪費。

  一直以來,煉鋼廠都在利用煉鋼尾氣進行燃燒加熱和發電,雖然實現了資源利用,但實際利用效率并不高,例如尾氣發電的利用效率最高僅能達到30%。因此,如何實現尾氣資源更加高效、更加清潔的轉化利用,是困擾世界鋼鐵工業的一大難題,也成為這一輪中國鋼鐵行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任務之一。

  直到最近幾年,隨著北京市管國企——首鋼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首鋼集團)旗下北京首鋼朗澤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首鋼朗澤)擁有的一項生物發酵技術產業化中試獲得成功,這一世界性難題才見到了破解的曙光。

  首鋼朗澤成立于2011年11月11日,是由首鋼集團、朗澤科技香港有限公司、唐明集團(惠靈頓)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三方共同出資成立的中外合資企業,首鋼集團為控股股東。2016年9月,首鋼朗澤實施A輪融資,引入唐山曹妃甸京冀協同綠色產業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股權結構從此變更為首鋼集團持股45%、唐山曹妃甸京冀協同綠色產業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持股20.35%、唐明集團(惠靈頓)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持股18.32%、朗澤科技香港有限公司持股15.93%,這也是首鋼朗澤掛牌增資(B輪融資)前的股權結構。

  首鋼朗澤掌握的這項生物發酵技術,能夠將煉鋼過程中的工業尾氣直接轉化為燃料乙醇,同時聯產高附加值蛋白粉以及壓縮天然氣,從而實現鋼廠尾氣資源的高效清潔利用。該工藝能有效降低二氧化碳和顆粒物排放,為鋼鐵企業節能減排開辟了重要途徑,是集節能減排、綠色低碳、清潔能源生產為一體的系統工程。

  目前,首鋼朗澤是國內唯一一家掌握這項生物發酵技術、也是全球首家將其產業化運作的公司。而說起這項神奇的技術,它最初由美國朗澤科技公司成功研發,2011年首鋼集團看中了這項技術的廣闊前景,率先將其引到中國。雖然這項技術在實驗室中獲得成功,但在當時將其實現產業化生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走完這段路首鋼朗澤用了整整5年。

  這其中的難點在于,實驗室里的實驗裝置容量只有幾升,實際的工業生產中則是巨型罐體。細菌作為生物活體,讓它們在如此大的發酵罐里穩定地發生化學反應,需要極強的溫度、濕度、密度控制技術以及罐體材料技術和其他配套技術,細微的因素和變量都會產生截然不同的影響,這給產業化帶來非常大的難度。5年的時間里,首鋼朗澤的科研人員歷經無數次實驗,付出了極大的努力,終于在2016年完成了整套工藝的技術集成,將實驗室研究成果轉化為可產業化的實用技術。

 

 圖1:首鋼朗澤的生物發酵技術

  2016年8月,首鋼朗澤基于這項生物發酵技術的全球首個產業化工廠在河北曹妃甸工業區破土動工。據測算,項目建成投產后,每年約可減少二氧化碳排放17萬噸、顆粒物排放130噸、氮氧化合物排放480噸,同時可以生產燃料乙醇4.5萬噸、蛋白飼料5000噸、壓縮天然氣500萬立方米。

  這項技術的產業化,對中國鋼鐵行業的轉型升級、對打贏“污染治理”攻堅戰、對于加快發展中國生物乙醇產業都有著重要意義。

  

圖2:首鋼朗澤實現廢棄資源高效清潔利用的產品圖譜

  B輪增資  助力首家產業化生產基地落地

  此時的首鋼朗澤,已經具備了很好的技術基礎。同時,中國正在大力發展燃料乙醇產業。

  2017年9月,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等15個部委聯合印發《關于擴大生物燃料乙醇生產和推廣使用車用乙醇汽油的實施方案》,明確要在全國范圍內推廣使用車用乙醇汽油。到2020年,全國范圍內將基本實現車用乙醇汽油全覆蓋,以期優化中國能源結構,改善生態環境。乙醇作為一種新能源燃料,目前主要的生產方法為“糧食法”,而利用煉鋼尾氣生產乙醇的“生物法”成本相比要降低30%—40%。同時,大力推廣“生物法”還能夠改變“糧食法”造成的“與糧爭地”、“與人爭糧”的現象。

  但首鋼朗澤的生物發酵技術產業化仍有一定困難,一是生產運營需要大筆資金;二是配套技術上仍存在短板。充分權衡之下,首鋼集團和首鋼朗澤決定以增資擴股方式引入具備資金實力和相關技術的投資方。

  2017年11月15日,首鋼朗澤增資項目在北京產權交易所(以下簡稱北交所)公開掛牌。增資公告顯示:本次增資擬征集一家投資方,募集資金金額不低于1.5億元,對應持股比例不高于17.647%。

  項目掛牌期間,北交所有針對性地進行了項目推介,吸引了眾多投資人關注。在遴選投資人環節,首鋼朗澤除考慮增資價格外,還將是否具有業務和戰略協同性、是否認同融資方戰略發展規劃和經營理念、是否具有或投資過相關配套技術、是否擁有相關平臺資源(如控股境內上市公司)等因素作為重要的參考標準。

  2018年1月11日,項目掛牌披露期滿,成功征集到上海德匯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德匯集團)為合格的意向投資方。最終,德匯集團以1.5億元順利入股,對應持股比例17.647%。德匯集團獲得一個董事席位和一個監事席位,充分保障了新進民營股東在公司治理中的話語權。

  德匯集團位于上海陸家嘴自由貿易區,是一家集科技、產業、金融于一體的大型科技創新集團。成立15年來,德匯集團始終聚焦科技創新前沿,在先進材料、智能裝備、節能環保等領域培育和發展了一批有核心競爭力的企業,逐步建立起“以產業實現科技價值,以金融助推產業發展”的業務體系。

  德匯集團成為首鋼朗澤的股東,不僅帶來了1.5億元發展資金,而且其控股的深圳創業板上市公司——江蘇久吾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久吾高科,股票代碼300631),專注從事陶瓷膜分離技術的研發與應用,這一技術正好能為首鋼朗澤的生物發酵裝置的制造工藝提供支撐。

  

      圖3:首鋼朗澤位于曹妃甸的全球首套商業化裝置

  在新老股東的支持下,總投資約4.2億元的全球首套年產4.5萬噸的煉鋼尾氣生物發酵法制清潔能源商業化裝置于2018年5月調試成功,并于當年8月正式投產。

  在這個裝置里,煉鋼尾氣經歷了一場奇幻之旅。它們經過預處理,而后經過發酵罐發酵,成為含有乙醇的發酵液,再然后穿過高聳的蒸餾塔蒸餾脫水,轉化為濃度為99.5%符合國家標準的液體燃料乙醇;剩余的發酵液經過蛋白提取,成為上佳的飼料;污水經過處理后產生沼氣,提純后成為了壓縮天然氣。

  此時,首鋼朗澤又迎來好消息。2018年8月22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確定了生物燃料乙醇產業總體布局,并提出要開展秸稈、鋼鐵工業尾氣等制燃料乙醇產業化示范。會議同時決定推廣使用車用乙醇汽油,除原有11個試點省份外,2018年還將進一步在北京、河北等15個省市推廣,這意味著市場對燃料乙醇的需求將進一步增長。

  C輪增資 加速核心技術復制推廣

  手中有技術,市場有需求。八年磨劍、厚積薄發的首鋼朗澤開始了一路的高歌猛進。首鋼朗澤相關負責人表示,在全球首套大工業裝置成功運行的基礎上,未來將在京津冀、華東、華北、西北、西南等地有需求的鋼鐵廠、鐵合金廠附近快速推廣復制新的成套設備,幫助各企業資源化、環?;霉I尾氣。

  截至2019年9月底,首鋼朗澤已經先后與包頭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山東鋼鐵股份有限公司萊蕪分公司等企業簽署戰略合作協議,計劃在這兩家鋼廠附近分別建設年產4.5萬噸和年產5萬噸的鋼鐵工業尾氣生物發酵制燃料乙醇項目。同時,首鋼朗澤與其他多家鋼鐵企業的洽談合作也在進行中。

  除了鋼鐵產業外,2019年4月20日,首鋼朗澤與惠州大亞灣美譽化工倉儲貿易有限公司在惠州簽署了合作備忘錄,雙方計劃在大亞灣石油化學工業區建設年產6萬噸煉油廠工業尾氣生物發酵制燃料乙醇項目。5月16日,首鋼朗澤與寧夏吉元冶金集團合作的寧夏首朗吉元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年產4.5萬噸燃料乙醇項目也在寧夏正式開工建設,首鋼朗澤生物發酵技術的應用迎來了廣闊的發展空間。

  市場的持續拓展,核心技術的加速推廣,讓首鋼朗澤邁入發展的快車道,同時再次遇到資金瓶頸,技術應用范圍的急劇擴大也帶來新的技術難題。為更好地把握企業創新背景下的歷史性發展機遇,首鋼朗澤再次祭出增資引戰這一有效舉措。此次募集的資金將主要用于擴大注冊資本、增加流動資金、增強項目儲備能力、優化財務結構等。此次增資擴股的同時,首鋼朗澤擬首次推行員工持股計劃,以留住人才、引進人才,并為公司盡快達成上市目標奠定堅實基礎。

  2019年9月10日,首鋼朗澤C輪融資在北交所正式掛牌。首鋼朗澤良好的發展前景及上市預期,使該項目掛牌后再次受到市場熱捧。2019年11月11日,項目掛牌期結束,經過一系列程序確認后,三井物產株式會社、唐明集團有限公司、珠海今晟優選壹號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

  伙)、青島佰偉智合投資有限公司被確定為最終投資方,并于2020年3月19日正式實現成交。

  同時,首鋼朗澤員工持股平臺北京嘉業源科技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原股東德匯集團和唐明集團(惠靈頓)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也通過協議方式參與了本次增資。

  增資完成后,本次引進的4家非公資本合計持股比例為6.53%,員工持股平臺北京嘉業源科技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持股比例為1.18%,原控股股東首鋼集團持股比例由此次增次前的37.39%調整為31.75%,仍保持實際控制地位。相對于評估值,該項目溢價率達到111.35%,很好地實現了國有資產的保值增值。

 


      圖4:C輪增資前后股權結構圖

  值得注意的是,首鋼朗澤的兩次增資價格也出現明顯變化。2018年增資時每股價格為4.32元,2020年這輪增資價格已經提升到每股8.59元,一年多時間實現了99%的增長,由此可以看到首鋼朗澤在產權市場完成B輪增資后,資本結構不斷優化,實現了企業與投資人的互利共贏、融合發展。

  回望此次增資,首鋼朗澤在業務發展關鍵期,再次通過產權市場,實現了國有企業、外資企業、民營企業以及企業員工的混和持股,混改力度進一步加強,股東、企業、員工多贏局面正在形成,具體看來:

  首先,新投資方的加入不僅為首鋼朗澤提供了資金支持,更為公司導入了業務發展所需的各類戰略資源和技術支持,其中三井物產株式會社擁有的強大資本實力和遍布全球的業務網絡及世界影響力,為公司未來發展,拓展業務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青島佰偉智合投資有限公司在生物科技,飼料工程領域具有較強的科研實力,可幫助首鋼朗澤利用發酵工程等技術,將加工過程中的發酵液提取成為上佳的飼料。

  其次,首鋼朗澤的此次增資不僅實現了公司股權結構上“混”的力度加深,還在公司治理和經營團隊上做到了有機融合。通過合理配置新老股東的權利義務,形成權責對等、運轉協調、有效制衡的決策執行監督機制,公司治理結構進一步優化。

  再次,首鋼朗澤作為典型的科技型企業,此次緊扣依法合規、公開透明,增量引入、利益綁定,以崗定股、動態調整,嚴控范圍、強化監督的原則,適時推出并完成員工持股計劃,主要包括高級管理人員及技術、生產、銷售、管理等核心骨干等35人。有望以此為契機,進一步完善激勵機制,激發員工科技創新動能,推動企業發展和經營績效的有效提升。

  三年內,首鋼朗澤在北交所兩次增資的過程,也正是這一輪國企改革縱深推進的一個縮影。從最初的引入戰略投資者到加大混改力度、完善法人治理結構、健全激勵約束機制以及完善市場化經營體制等改革的全面鋪開,首鋼朗澤也在改革縱深化的推進中實現了自身跨越式的發展,并在改革中放大了國有資本的功能,實現了各種所有制資本取長補短、相互促進、共同發展,生動詮釋這一輪國企改革的意義。

  首鋼朗澤成立至今已有九年,九年艱辛路,拳拳赤子心。正如首鋼朗澤總裁董燕在寧夏項目啟動儀式的致辭中所言,首鋼朗澤生物科技制燃料乙醇碳革命的征程向全世界展示了一條通向美好未來的光明之路,必將深刻影響和改變人們的生活,讓子孫后代既能享有豐富的物質財富,又能遙望星空、看見青山、聞到花香,為建設天藍、地綠、水清的美麗中國,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處做出積極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