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混改融合產業鏈優勢資源

催動新能源汽車核心技術創新共享

——北京新能源汽車技術創新中心有限公司增資案例

 

20183月,科技部推動成立國家新能源汽車技術創新中心,該中心以北京新能源汽車技術創新中心有限公司為主體,進行市場化運作,運營初期在技術開發模式、管理體系搭建、商業模式創新等方面開展大量探索工作,本著“不與企業爭利,不與高校爭名”的經營原則,專注于從TRL3-TRL7的技術開發,力爭解決“達爾文死?!钡燃夹g瓶頸,提升中國新能源汽車產業核心技術水平。20206月,該中心在北交所以增資擴股方式引入7家戰略投資者,募集資金約2.5億元,順利籌集到發展所需資金,同時加深了公司混改程度,整合了更多上下游產業鏈資源。目前國家新能源汽車技術創新中心依托新老股東優勢,聯合加強研發能力,解決制約中國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的“卡脖子”技術。


      核心技術不足 遲滯行業發展

  歷經10余年爆發式增長,又走過市場低谷的中國新能源汽車行業,此時正站在新的拐點上。

  一方面,從行業自身發展形勢看,新能源汽車作為中國汽車產業振興、趕超汽車發達國家的重要載體,在發展初期受到國家政策大幅傾斜,可自2019年7月國家對新能源汽車的補貼標準大幅降低后,已連續10年增長的中國新能源汽車銷售首次出現負增長,整個行業從爆發式增長急劇回落。

  另一方面,從競爭格局看,隨著我國汽車產業開放格局的持續擴大,整個行業的競爭格局也日趨白熱化。前有蔚來、理想、小鵬等各種造車新勢力的輪番登場,后有中外合資車企陸續推出新能源車產品,加之特斯拉等外資整車廠也正逐步加快在華的新能源車型布局,我國一些自主品牌的先發優勢正在被稀釋。

  內外夾擊下,此時的中國新能源汽車產業正處在山坡上,進退維艱,處境略顯尷尬。不可否認,除去外部客觀因素,我國新能源車企在十余年發展中,雖然做大了市場,可仍缺乏足夠硬核的品質,潮水退去時,核心競爭力缺乏的短板充分顯露出來。過去“以市場換技術”的模式,被證明在中國新能源汽車領域行不通,市場換不來中國新能源汽車的核心競爭力。

  在此背景下,行業變革已成必然,整個行業必將面臨產品多樣化、市場成熟化和競爭激烈化的全新格局,這也勢必加速行業洗牌,面對新挑戰帶來的諸多不確定性,眾多車企正在“調整賽道”,很多新能源車企已開始將未來發展重點放在提升競爭力和經營質量上,而不再一味強調銷量的絕對值以及規模性指標。

  國家層面對該行業的頂層設計方案也正在調整中,諸如穩定政策預期、構建良好市場環境和加大研發創新力度等政策正在陸續完善中。

  創新二字,對此時中國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來說,比以往任何時刻都顯得重要。自主創新將成為未來中國新能源汽車產業的唯一出路。消費者希望行業通過創新,能提供更好的駕乘體驗,解決續航焦慮,能有成熟的智能移動終端;從技術發展層面看,需要技術創新來解決更先進的科技配置,更低的能耗水平和更安全的出行保障;整個行業也需要創新來突破更優異的商業模式,解決科技成果轉化中難以跨越的“達爾文死?!保ㄐ稳菁夹g轉化過程中的空白區,空白區即高校和科研機構缺乏資金支持研發,企業因很難從研發中獲利而不愿承擔創新風險)以及更通用化的平臺、柔性與智能制造之間的平衡等等。

  鑒于此,如何實現行業的技術突破和創新發展,將成為未來十年中國新能源車企“換道超車”的關鍵。過去十年間該行業的自主創新大多集中在企業內部,各家車企單打獨斗,各類創新大多長期封閉在自己體系里,造成了創新資源的重復浪費和創新效率的低下。而最近這些年,一些關鍵領域和行業的全球知名產業創新機構帶來的啟示是:“開放開源、共建共享”才是關鍵。具體說就是要聚集創新資源解決共享難題,要全產業鏈協同互利,要打通創新鏈和產業鏈之間的斷層。在平臺化、模塊化成為技術發展趨勢的今天,一個能夠實現技術共享,資源利用最大化的平臺或許能解決當下眾多新能源車企面臨的共性問題。

  在此背景下,一個國家級創新平臺——國家新能源汽車技術創新中心(以下簡稱國創中心)就此誕生。

  成立國家級創新中心 共享核心技術成果

  國創中心成立于2018年3月,是科技部推動建設的第二個國家級技術創新中心、汽車行業的首個國家級技術創新中心;同時它也是我國第一家以企業法人為主體的國家級技術創新,其法人主體是北京新能源汽車技術創新中心有限公司,該公司于2017年11月27日由北京汽車集團有限公司(下簡稱北汽集團)和北京新能源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汽新能源)牽頭,聯合北京亦莊國際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以及新能源汽車產業鏈上的著名上市公司——寧德時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北京世紀金光半導體有限公司共同創立,注冊資本1.6億元。國創中心成立的重要使命,簡單點說,就是為中國的新能源汽車產業賦能核心競爭力,使整個產業挺起“中國脊梁”。

  

圖1:國創中心揭牌現場

  國創中心成立后,在科技部、北京市委市政府及北京市科委、北京經濟開發區管委會的支持下,北汽集團充分發揮牽頭作用,迅速建立董事會、股東會、監事會的法人治理結構;并設立技術專家委員會,邀請以孫逢春院士為代表的25名技術專家和行業頂尖專家加入;并制訂了國創中心中長期“9+4”技術發展規劃,即9大前沿技術方向——智能網聯技術、燃料電池技術、動力電池技術、插電式混合技術、電驅動技術、電控技術、輕量化技術、整車集成、前瞻技術,4大基礎技術服務平臺——開源整車平臺、檢測驗證服務平臺、知識產權運營平臺、孵化創投平臺。

  

圖2:國創中心中“9+4”技術發展規劃中的4大平臺

  圍繞打造世界級新能源汽車技術創新高地的總體目標,國創中心明確了打造一個“中心”、兩個“高地”、三個“平臺”的發展方向?!耙粋€中心”即具有全球影響力的新能源汽車共性、前沿關鍵技術的集成創新中心;“兩個高地”即引領全球的新能源汽車研發、制造、服務的技術、標準、模式的輸出高地,新能源汽車高端創新人才集聚高地;“三個平臺”即國際一流的新能源汽車科研成果轉化與產業化平臺,面向全球的新能源汽車學術交流、專業咨詢、高端人才培養與交流平臺和立足北京、面向全球的專注于新能源汽車科研轉化的金融創投平臺。

  其實在國創中心成立之前,行業內也有一些產學研平臺、產業聯盟、技術中心和實驗室等機構承擔著行業共性研究,但是多數尚未能找到有效的內部運作機制:有的平臺缺乏實質性運作;有的缺乏真正投入;有的背離公共平臺、共性技術的定位,在發展過程中演變成與業內企業“搶食”的同層次競爭者;有的平臺一開始就只為一些企業內部研發服務,缺乏技術分享等。

  為此,“不與企業爭利,不與高校爭名”這幾個貼在國創中心墻上的大字,成為其自創立之初就提出,并一直遵循的市場行為準則。國創中心從一開始就明確它不生產任何產品,與整車廠要形成互補,避免競爭;要重點關注從科學到技術及最終產品化之間的通道橋梁建設,著力解決科技成果轉化中的“達爾文死?!眴栴},既不與高??蒲性核鶢幟?,也不與企業產業伙伴爭利。

  那么作為一個市場主體,國創中心收益從何而來?按照國創中心的規劃,它以研發做產業,以技術為商品。它要做解決科技創新、成果轉化各環節問題的平臺,以服務創造收益,同時研究突破關鍵共性技術,并推進企業應用,靠技術交易創收,營造整個行業的創新生態,推動創新的同時,提升國創中心的生命力。

  國創中心成立兩年來,已陸續推出創新成果十余項,在搭建創新平臺和創新生態上也成績斐然,打造了4個創新平臺,目前也正在向產業急需且國內空白領域進軍。

  融合上下游企業 市場機制壯大創新平臺

  國創中心作為我國第一家嘗試以市場化資源配置為機制的創新平臺,在其發展過程中,市場化的運行機制已融入企業基因,現代化的管理機制、多元化的投資主體已初見雛形。

  設立之初,國創中心就確立了開放共享的運行機制,由北汽集團牽頭,牽手新能源汽車產業鏈上多家企業一同投資組建而成,股東的開放性在成立之時就得以顯現。

  在發展過程中,國創中心仍將市場化配置資源的機制貫徹到底。2019年國創中心為籌集用于新能源汽車技術開源整車平臺建設、檢測驗證能力建設、知識產業運營平臺、孵化創投服務平臺建設和技術研發支出的資金及補充流動資金,決定仍以市場化的方式,即通過北京產權交易所(以下簡稱北交所),以增資擴股的方式來募集資金及征集投資方。

  2019年4月11日,國創中心增資項目正式在北交所掛牌,公告信息顯示:該項目擬募集金額合計不低于2.5億元且不高于5億元;擬征集投資方不少于5家且不超過16家;擬募集資金對應持股比例合計不超過76%。

  2020年6月,該項目正式成交,共引入7家戰略投資者——北京汽車股份有限公司、北汽福田汽車股份有限公司、河鋼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河鋼集團)、法雷奧企業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北京海納川汽車部件股份有限公司、中電科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北京宇電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現更名為宇電新能源汽車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宇電新能源汽車公司),合計募資約2.5億元,釋放股權比例60.38%。

  本次增資完成后,原股東中北汽集團和北汽新能源持股比例分別由此前的31.25%下降至12.38%,股東數由之前的5個增至12個,新股東中既有民營企業,也有外資公司,公司股權結構得到進一步優化,混改程度進一步加深。

  

圖3:增資前、后股東名稱及股比列表

  通過此次增資,新的產業投資者河鋼集團、北京海納川汽車部件股份有限公司、宇電新能源汽車公司和財務投資者中電科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加入股東隊伍,國創中心的研發產業鏈條得以進一步補齊,資金實力也得以增強。

  宇電新能源汽車公司作為一家民資背景的新能源汽車公司,集動力鋰離子電池投資與生產、新能源汽車技術開發與整車制造、電池上游材料和家庭儲能等綜合服務為一體。未來將聯合國創中心共同發揮各自在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及儲能電池的科技研發實力與生產制造等方面的優勢,促進行業的良性發展。

  此外,此次的投資方還包括外資汽車零部件公司——法雷奧企業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其總部法雷奧集團位于法國,是一家專業致力于汽車零部件、系統、模塊設計、開發、生產及銷售的工業集團。近幾年投資方向主要集中在與電動化、自動駕駛網聯汽車和數字化移動出行相關的產品和技術上。此次入股國創中心,未來有望更好地實現資源整合,通過多方聯合開發及共享共性平臺,有效推動新能源技術融合發展。

  增資完成后,國創中心將繼續以技術研發為依托,凝聚這些國內外汽車行業的優質創新資源,承擔推動國家科技創新的使命責任,促進不同創新主體深度融合,打通技術和市場發展通道,服務好國家戰略和行業發展。

  探析此次國創中心增資模式,不僅對我國創新中心建設有重要意義,同時也展現了國有企業混改的可能性與方向性。

  首先,國創中心增資項目的順利完成,證明了市場對于我國首個以市場化資源配置為機制、以企業法人為主體的國家級技術創新中心運營模式認可。秉持著“企業主導、行業參與、政府支持和開放共享”的思路,國創中心也證明了通過市場化手段引導和鼓勵產業上下游企業、高校和科研院所參與共建模式的可行性,這一模式有望在國創中心開放共享的運行機制下有更大的賦能空間,為未來更多技術創新中心的建設提供了新模式和新機制的有益探索。

  其次,國創中心增資項目也展現了這一輪國有企業混改對促進企業發展壯大的各種可能性與方向性。此前諸如中國聯通引入互聯網公司的混改已經證明混改對企業效率提升的顯著作用,此次國創中心的混改也展現了混改對激活企業技術創新動能方面的積極作用。國創中心增資案例也有望成為這一輪經濟增長過程中,用創新機制和市場化要素改革來促進行業增長和經濟復蘇的典范

  

       潮平兩岸闊,風正一帆懸。中國新能源車企的發展之路,讓我們堅定了自主創新的大方向,我們更堅信國創中心在打造世界級新能源汽車技術創新策源地、構建世界級新能源汽車技術創新生態圈的同時,也必將賦能中國新能源汽車產業核心競爭力,托起產業的“中國脊梁”。